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液体乌鸦

液体乌鸦   文·赵  卡

  1

  我十四岁半那年,被人暴打了一顿,身子翻滚在灰土黄尘里,哭爹叫娘。哎呀,一说起这事来,都气得我,气得我浑身痒痒。打我的人,我不认识,打完以后,我认识了,这个王八蛋狗娘养的,我×他十八辈祖宗,万勇和村的赵管半。  为什么我被赵管半暴打了一顿,而不是李管半或张管半,不要问,不为什么,没有任何必然的缘由,仅仅是我从他们村路过,又在赵管半他们家门口摔了一跤,恰好摔倒在赵管半的脚下了。我唉哟了一声,随口骂了一句,骂了一句什么,我现在回忆不起来了,反正,我骂了,带着生殖器官的字眼儿。我骂了以后,赵管半就不让我了,说是骂他,正好赶上他的拳头痒痒了,就趁势按倒把我打了一顿。

  给小爷等着,我在心里骂道,你妈个×。

  记仇一时半会儿是没用的。我说了,那年我十四岁半,赵管半比我高出两头,听说都快二十了,我若和他单挑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问题是我被他打狠了,不报此仇我憋屈得不行,我一憋屈,就睡不着觉,吃不下饭,脸色也难看。我爹问咋了,不睡觉不吃饭,我说不咋,就是不想睡觉不想吃饭。我爹说,你妈×的 ,虫子大个人,咋了,你这是抽筋呢还是发神经呢。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